背景:
您現在的位置: 內蒙古雅布賴鹽化集團有限公司 >> 文章中心 >> 新聞動態 >> 鹽業知識 >> 正文

揚州晚報:揚州鹽商歷史遺跡知多少?

更新時間:2010-2-24 9:02:08 作者:佚名 文章來源:揚州網-揚州晚報 點擊數:6311
      揚州網訊 晚報昨報道,經過專家學者多方研討,初步明確以“揚州鹽商歷史遺跡”作為我市申遺基本路徑。清代揚州鹽商,是一個顯赫的政治經濟集團,兩淮鹽稅直接關涉到朝廷的經濟命脈,所謂“動關國計”。鹽商的大量錢財,一方面購買田地,作為固定資產;一方面為報效朝廷,謀求更好地位;此外,就是供自己揮霍。市民都想知道我市到底有哪些揚州鹽商歷史遺跡?為此,記者請揚州文化學者韋明鏵帶您尋找揚州鹽商歷史遺跡。

  A

  散落在老城的鹽商舊宅

  丁家灣許氏鹽商故居

  韋明鏵說,沿徐凝門路向南,不一會就到了丁家灣。向西不多遠,有一座清代風格的門樓,這就是許氏鹽商的家。許氏舊宅前后共三進,每進三間兩廂,中間以長方形天井相隔。許家本是徽州歙縣人,清代移民揚州。來揚的第一代祖先幾乎身無分文,依靠在徽州同鄉家里做伙計或賣徽州餅為生。待到稍有積蓄,便做起鹽業生意,旗號“謙益永”。許家真正興旺,是來揚后的第三代。據說,當時許家利用清廷珍妃的關系,通過競標得到在興化、泰州、東臺三地經營鹽業的專利,因而迅速發家。許家老屋實際包括丁家灣88號、90號、102號等一大片。

  青蓮巷周氏鹽商故居

  接著到青蓮巷鹽商周氏故居看看。國慶路至渡江路,左拐進蘇唱街,不遠處有巷伸向北面,舉步即達青蓮巷。青蓮巷20號,其貌雖不揚,進去后卻別有天地。進門一方大院,四周兩層木樓環抱,其中一角房檐直指青天,氣勢非凡。樓梯已破損不堪,但行走其上依然穩當。登二樓可俯瞰大院,仰望蒼穹。

  韋家井馬氏鹽商故居

  韋家井16號是馬氏街南書屋僅存的南大門。此門方正偉岸,保存完好。遙想當年,鹽商二馬是何等文采風流,高朋滿座,四海景慕,八方來朝。數百年后,卻僅存一座孤獨的磚門。

  華氏鹽商故居

  離開韋家井,向西曲行,對面一戶人家院墻內凌空伸出一角飛檐和一堆假山。這就是華氏鹽商的家園,稱“華氏園”,現已修復。

  國慶路諸氏鹽商故居

  由國慶路拐進路東一條小巷,永慶里內便是諸姓鹽商住宅!坝缿c里”是現在無人知曉的老地名,如今這里的門牌是國慶路342號,其實從340號到346號都是諸家的老宅。

  地官第丁氏鹽商故居

  地官第12號是丁氏鹽商住宅。丁家水磨磚大門樓依然朝南屹立,上面雕刻著琴、棋、書、畫、梅、荷、菊、鹿等吉祥圖案。

  東圈門何氏鹽商故居

  再抓緊時間到東圈門內壺園舊址一訪。壺園者,是晚清鹽商何蓮舫的家園。何氏原來做官,后棄官經商,在揚州經營鹽業。

  永勝街魏氏鹽商故居

  在永勝街可看鹽商魏氏的老宅。魏氏鹽商叫做魏次庚。魏家本來有花園,花園中有池塘,池塘中有石舫,石舫中有鄭板橋題寫的“歌吹古揚州”匾額。后來,池塘填平,石舫被移到城外大虹橋邊的“西園曲水”內。

  埂子街旌德會館

  離開永勝街魏宅,來到埂子街愿生寺,也就是旌德會館。旌德會館雖然是綜合性的會館,但是其中商人仍以鹽業為重點。

  粉妝巷劉氏鹽商故居

  從愿生寺出來,向西騎車不多遠,就到了粉妝巷。粉妝巷19號,是劉姓鹽商老宅。

  廣陵路毛氏鹽商故居

  廣陵路190號是鹽商毛升和的故居,但沒有什么可看的了。臨街的大樓,是新砌的,后面的平房,是后造的。只有后面園子里,還有一些假山石,無言地向我們訴說著昔日毛氏鹽商的輝煌。

  大武城巷賈氏鹽商故居

  跨過廣陵路,進入大武城巷,從1號到5號都是鹽商賈頌平的老宅。它的規模之大和結構之美,讓人驚嘆。它有樓,而且有好幾進樓,這一點已經超過了汪氏小苑。更令人叫絕的是,廣陵路上的“二分明月樓”,原來也是賈氏家園的一部分。賈家的墻,是現今揚州城里保存得最漂亮的老墻。單是這爿老墻,就吸引過許多攝影家的目光。穿過大武城巷,便到丁家灣。丁家灣1號,也是賈氏的家,還依稀保留著一些遺跡。

  新倉巷魏源故居絜園

  從丁家灣再向南,來到新倉巷。在嶺南會館斜對面,有一條不起眼的小巷,走進去,赫然看見一堵殘破的門樓遺跡,這是中國近代史上放眼看世界第一人——魏源的故居絜園。絜園是魏源于道光十五年至十六年(1835-1836)所建,其費用為他經營票鹽所獲之利潤?梢,魏源也曾經是個揚州鹽商。

  南河下鹽商集聚地

  新倉巷往南不遠,便到南河下,這里是揚州鹽商最集中的地方。打西頭數起,有170號的汪魯門家,118號的廖可亭家,26號的包松溪家和周靜成家。其中,汪魯門、廖可亭兩家老宅,規模極大,氣勢最壯。包松溪家其實就是今湖南會館之所在,門樓保存最好,可惜里面已面目全非。

  引市街巴氏鹽商故居

  由南河下往東則是康山街,這里有鹽商盧紹緒家和魏仲蕃家。南河下北面的引市街是當年買賣鹽引的交易場所。引市街上,有個特殊的里弄,叫做“巴總門”,據說是清代大鹽商巴氏家族的住所。巴氏的著名人物,是巴慰祖,但是真正經營鹽業的,是他的父兄。

  東關街陸公館

  東關街98號陸公館,系晚清兩淮鹽官陸公故居,現存老宅五進。宅后原有冬榮園,已毀。此即著名作家沈從文先生岳母家也。

  B

  這些地方留下鹽商足跡

  四岸公所

  丁家灣北面許氏老宅對面,有座早已廢棄的清代庵堂——德勝庵遺址。再向西走一會兒,便見高大的四岸公所門樓聳立在巷口。這座門樓,兩邊呈八字形。按照規定,湖南、湖北、江西、安徽四省的食鹽,均須從兩淮鹽區運出,故四省鹽商大量聚集于揚州,四岸公所就是他們議事的地方。

  山陜會館

  沿東關街向東走不多遠,向北轉入安家巷,即清代大鹽商安岐家所在。安家巷之東,就是揚州經營鹽業的晉商和秦商的會館——山陜會館舊址。

  嶺南會館

  在揚州城南的新倉巷,有一處揚州現存最大的清代會館——嶺南會館,現為一所學校所用。

  嘉興會館

  從嶺南會館向西,巷南57號有一處居民委員會的用房,據說是嘉興會館遺址。這座會館破壞得十分厲害,只有后面的一棵古松,可以證明它歷史的悠久。

  湖南會館

  離開新倉巷,來到南河下。這里原來是會館集中的地方,但是現在比較可看的,也就是湖南會館了。在清代,湖南會館中的“棣園”曾是揚城園林之冠,兩江總督曾國藩曾經駐節于此,并在會館中觀劇。

  C

  鹽商文化的標志性建筑

  除了大家熟悉的個園、徐園、汪氏小苑外,揚州鹽商文化還有一些標志性建筑。

  虹橋

  “揚州好,第一是虹橋!边@是清代人寫的一句有名的詩。這位詩人叫費軒,為明末著名遺民費密的孫子,四川人。虹橋橫跨在瘦西湖上,最先是明人架的一座木橋。因為橋的欄桿為紅色,故名“紅橋”。到清代中葉,木橋改建為單拱石橋,如同虹臥于波,便又稱“虹橋”。

  白塔

  白塔建于清代乾隆年間,因為它是模仿北京北海中的喇嘛塔而建,所以又叫做“小喇嘛塔”。乾隆下江南時,白塔已是湖中一景,叫做“白塔晴云”。據說乾隆來到瘦西湖,四面一看,嘆道:“這里很像京城中的北海,可惜差一座白塔!碑敃r接待皇帝的大鹽商連忙用重金賄賂皇帝身邊的隨從,繪出京城白塔形狀,連夜建造。

  四橋煙雨樓

  從徐園向湖東遙望,可以看到蔥蘢的樹木間座座樓宇,其中一座叫做“四橋煙雨樓”。為什么叫“四橋煙雨”?因為在那里登樓遠眺,能夠在煙雨蒙目龍中,隱隱約約看到四座橋:大虹橋、長春橋、春波橋、蓮花橋。也有說其中有玉版橋而沒有大虹橋的,也有說其中有小紅橋而沒有春波橋的。

  熙春臺

  為什么叫做“熙春臺”呢?據說這和揚州鹽商為清朝皇帝祝壽有關。當時有鹽商汪某,在瘦西湖上建“春臺祝壽”景區,表示對皇上的敬意。

  靜香書屋

  過二十四橋,折向北去,眼前陡然出現一組建筑,這就是靜香書屋。兩百年前這里是徐氏鹽商的別墅,規模比現在要大。這個景區,像揚州的很多地方一樣,不止一個名字——它的主人姓徐,所以叫“徐工”;乾隆皇帝賜給它一個名字,叫“水竹居”;作為揚州二十四景之一,它又叫“石壁流淙”。

  劉莊

  劉莊位于廣陵路,坐北朝南,與賈氏二分明月樓隔路相望,建于清代光緒年間,原叫“隴西后圃”,后歸吳興鹽商劉氏所有,改名“劉莊”,后又曾在內設怡大錢莊,也稱“怡大花園”,是揚州遺存大型鹽商住宅之一。

  萃園

  萃園位于文昌中路南側,系民國年間揚州鹽商集資修建。萃園曾經是揚州市第一招待所,但仍可見城市山林的遺意,大門上有“萃園”兩字匾額。今天的萃園,實際上是將原來西旁的息園并入后形成的,大門也已從南向改成了北向。數年前,萃園曾被拆毀,今日所見實乃后來新建,不過沿用“萃園”舊名而已。

  珍園

  珍園的主人叫做李錫珍,是清末民初的揚州鹽商。入得園門,在甚囂塵上的揚州鬧市區便忽然來到了一個清涼世界。左邊有一間小小水榭,緊緊依墻而建,可惜門緊閉著。榭下有水,蜿蜒向前淌去。水上有座小石橋,通向假山中的暗道。過橋緣暗道而行,即盤旋上山頂。山雖不高,但是登臨俯瞰,卻略有險峻之意,這也是揚州疊石之妙。今天的珍園,已與當年珍園相去甚遠。

  二分明月樓

  二分明月樓建于道光年間,原系員氏家園。樓在廣陵路263號狹巷內,它的門極小,開在熱鬧的廣陵路上。從小門進去,經過一段窄巷,才到園子里。園子的布局,大抵是中間為山水,四周為樓廊。具體地說,園北是一座開間很闊的兩層樓,也即所謂“二分明月樓”。

  【學者談鹽商】

  揚州鹽商影響

  韋明鏵認為,揚州鹽商的影響,幾乎遍及揚州文化方方面面。因為鹽商的口腹之欲,才產生了揚州菜。因為鹽商的聲色之需,才產生了揚州戲。因為鹽商家裝飾需要,揚州玉器業和漆器業才得到高度發展。因為鹽商安居需要,揚州建筑術和造園術才達到巔峰。這些文化藝術樣式,不管它以什么面目出現,不管它是烹飪,是戲曲,是工藝,是園林——都因為鹽商們日復一日、年復一年的消費需求,才得以存在和完美起來,從而成為我們今天引以為榮的文化藝術遺產。其中,揚州園林的造詣與名聲格外引人矚目。

*本網站有關內容轉載自合法授權網站,如果您認為轉載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,請您來信/
來電聲明,本網站將在收到信息核實后24小時內刪除相關內容。
【字體:小 大】【發表評論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訴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關閉窗口
發表評論
姓 名: *游客填寫 ·注冊用戶 ·忘記密碼  
評 分: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
評論內容:
請遵守《互聯網電子公告服務管理規定》及中華人民共和國其他各項有關法律法規。
嚴禁發表危害國家安全、損害國家利益、破壞民族團結、破壞國家宗教政策、破壞社會穩定、侮辱、
誹謗、教唆、淫穢等內容的評論 。
用戶需對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務過程中的行為承擔法律責任(直接或間接導致的)。
本站管理員有權保留或刪除評論內容。
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個人觀點,與本網站立場無關。
最新文章
熱門推薦
  • 沒有熱點推薦文章
  • 5544444